<cite id="b1lfp"><strike id="b1lfp"><th id="b1lfp"></th></strike></cite><progress id="b1lfp"></progress>
<var id="b1lfp"><strike id="b1lfp"><listing id="b1lfp"></listing></strike></var>
<cite id="b1lfp"><video id="b1lfp"></video></cite>
<cite id="b1lfp"><video id="b1lfp"><menuitem id="b1lfp"></menuitem></video></cite><var id="b1lfp"><video id="b1lfp"></video></var>
<var id="b1lfp"><video id="b1lfp"></video></var>
<var id="b1lfp"></var>
<menuitem id="b1lfp"></menuitem>
<cite id="b1lfp"></cite><cite id="b1lfp"><strike id="b1lfp"></strike></cite>
<address id="b1lfp"><menuitem id="b1lfp"></menuitem></address>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行業資訊 » 正文

KTV快消失了,你們還唱歌嗎?(201911)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9-11-12  瀏覽次數:11
核心提示:會不會有那么一天,當你看到KTV三個字母排列組合在一起時,忍不住陷入對一些往事的回憶。直到更年輕的孩子推
會不會有那么一天,當你看到KTV三個字母排列組合在一起時,忍不住陷入對一些往事的回憶。直到更年輕的孩子推了推失神的你,問道:“KTV是什么?”你才想起來,已經有很多年沒有呼朋引伴,坐進去點一首歌了。這一天,已經不遠了。
在中國人的共同記憶里,對一些生活事物的初次體驗,最后常常能成為標記一個時代的節點。
比如第一次套上喇叭褲,第一次在服裝店發現太陽眼鏡,第一次品嘗可樂的味道,第一次站在城市里唯一的肯德基麥當勞店面前猶豫不定,第一次坐在網吧登錄網絡游戲,再比如,第一次坐進KTV柔軟的沙發,一邊點一支喜歡的歌,一邊接過了麥克風。
含蓄的普通中國人歷來羞于在大庭廣眾下引吭高歌,于是,能夠提供一個歌唱空間的KTV墻外開花墻內香——中國人似乎比發明它的日本人更喜歡在昏暗的包房里一展歌喉。
2018年11月5日,中國音像著作權集體管理協會不久前發布的一份《關于停止使用部分涉訴歌曲的公告》在微博曝光并引發熱議。公告要求各VOD(視頻點播)廠商和KTV經營者在10月31日前撤下6600余首KTV經典曲目,其中包括多首只要上KTV就少不了要吼兩嗓子的熱門金曲,陳奕迅的《十年》《K歌之王》《明年今日》、張惠妹的《聽!、鄧紫棋的《泡沫》、信樂團的《死了都要愛》、容祖兒《揮著翅膀的女孩》等。
而一句“未經我會書面通知請勿重新使用”也意味著,我們下一次當上“K歌之王”,可能真的需要等到“十年”以后了。對于這批因版權糾紛導致的下架潮,有高贊留言稱“看來以后去KTV只能清唱了”。
實際上,等不到各位小主臨幸,對于早已門廳凋敝的中國KTV行業而言,這次下架潮只不過是白茫茫大雪上又覆了一層薄霜罷了。
去演唱會音樂節的人越來越多,網絡上走紅歌曲的更新速度也越來越快,但是走進KTV的人卻越來越少。/ upsplash
KTV最早起源于20世紀六十年代末的日本,卡拉在日語里是空洞、虛無的意思,OK指的是無人伴奏的樂隊。Karaoke最初形態只是供專業樂手在沒有條件帶伴奏樂隊的巡回演出中使用的伴奏磁帶。
當時的日本仍處于戰后資本主義狂飆猛進的時代,膨脹的物欲和沉悶的社會使得西方的嬉皮士生活迅速在日本年輕人中流行開來。當搖滾樂遇上Karaoke,日本的青年嬉皮士通過在樂廳跟著伴奏嘶吼的方式傳達生存的困惑和與傳統的分道揚鑣。
上世紀八十年代的臺灣,一個叫周英的小販在街頭擺攤賣光盤,在完成了第一輪資本原始積累后他開了一家光盤專賣店。由于單純售賣光盤難以讓顧客對貨品有直觀的感受,周英還在自己店里設置了一個簡易包廂供免費試聽、試唱,方便客人360度環繞灌頂加持,謳歌生活。沒想到光盤沒賣出去多少,來試唱的客人反而越來越多。周老板干脆轉型,做起了“賣唱”生意。這是中國第一家KTV,它后來的名字叫錢柜。
短短幾年,錢柜在臺灣成為擁有數十家分店的連鎖量販式KTV。而彼時的中國大陸,也有一些歌舞廳重新如野草般從時代的罅隙里探出頭來,偶而有一兩個溫軟的音符從歌廳未關緊的門縫里泄出來,就可以把聽厭了蔣大為和毛阿敏的小年輕熏得如癡如醉。
王朔曾在《我看大眾文化》中寫到自己第一次聽鄧麗君歌曲時的感受:“聽到鄧麗君的歌,毫不夸張地說,感到人性的一面在蘇醒,一種結了殼的東西被軟化和溶解!卑橹氂臧懵湎碌摹懊颐抑簟,這幫年輕人深一腳淺一腳地往新時代去了,腳下是一個摸著石頭過河的搖搖晃晃的人間。
1994年,錢柜游過臺灣海峽,選擇上海作為它的登陸點。當了近百年的煙柳繁華地,上海對于新鮮事物總是樂此不疲。錢柜迅速以上海為根據地,鋪滿了中國大陸各大城市。
一時間,各種頂著金柜、銀柜的本土山寨KTV也競相出現,KTV取代歌廳、舞廳、迪廳,成為年輕人的新寵。據說那時候在錢柜的北京朝外店,運氣好的時候能在VIP包廂碰上趙薇、王菲這種級別的明星,免費供應的冷熱飲品就多達32種。
KTV作為一種世紀之交的文化景觀,其背后是個人主義和物質主義的聲張。人們從宏大肅穆的意識形態中悄然退場,遁入幽暗喧鬧的KTV包廂。
在這里,他們不再需要為宏大主題歌唱,而是為自己歌唱,為破碎的愛情、珍視的友誼、新世紀時時刻刻的不知如何是好歌唱。KTV在那個特殊的年代構成了中國社會重要的公共領域,燈紅酒綠的掩映下,一個個體化的市民社會在其中滋長。
“朋友說復興公園的錢柜KTV關門了,我愣了幾秒鐘。當年在陜西南路地鐵站的季風書店買完書,拿起最潮的諾基亞約上幾個朋友去錢柜唱歌,臨走時對喜歡的姑娘說:發短信給我,還有,我用msn。知道一切終會變遷,沒想到這么快與決絕。無論是冰冷的介質還是滾燙的情誼,回想起來,甚至都不記得哪一刻是最后的告別!
卡拉ok也曾是香港人生活中的重要一環,而如今,唱k文化在香港已近消亡。/ 電影《志明與春嬌》
八九十年代生人都知道,網吧、KTV、酒吧在父母眼里就是洪水猛獸。那些口耳相傳的,或香艷或熱血的都市傳說,更讓這些場所帶上了不可言說的神秘色彩。去KTV唱歌,儼然成為年輕人對父輩的謀逆,他們通過這種“自甘墮落”的叛逆形象宣布自己中國歷史上的登場。
但如同日本的嬉皮青年終究會像他們的父輩一樣穿上黑西裝提上公文包,面無表情地為自己在東京的地下鐵里擠出一個容身之處,作為亞文化空間存在的KTV也難以逃脫權力和資本的雙重擠壓和收編。
2006年,新頒布實施的《娛樂場所管理條例》規定凌晨2時至上午8時,娛樂場所不得營業,且禁止未成年人進入營業性娛樂場所。這一條例的頒布,給原本野蠻生長的中國KTV市場踩了一腳急剎車。而不斷上漲的租金和歌曲版權費支出、走高的人員薪資福利成本、不低的設施保養費用、曾經團購大戰對價格的壓制均使得KTV的利潤空間被不斷壓縮。
更嚴重的問題出在客源上,隨著消費主義的膨脹,娛樂方式日新月異,而個體意識的成長,也讓年輕人更喜歡獨自玩耍。消費主力軍厭倦了KTV這種略顯老土的娛樂方式。
根據2016年,有媒體對青年群體“為什么不愛去KTV”的調查,得票最高的選項是“KTV 給人的社交壓力太大了,只有會唱才有存在感,而不會唱的人會覺得索然無味”。
在物質繁盛年代成長起來的新青年,不再需要躲進昏暗吵鬧的KTV去排遣無處安放的青春,互聯網提供給他們隨時在賽博空間相聚的機會。而過于復雜的人際勾連顯然已經成為當代年輕人的累贅。
相比于在喧鬧的公共空間討論距離遙遠的公共議題,他們更愿意全面退守回個人層面自說自話。
近年來,關于中老年人占領KTV的新聞不時見諸媒體。被時代拋下的KTV遇上了同樣被遠遠拋下的中老年人。這些在激蕩年代成長起來的老人,迎面撞上了市場化浪潮,等到終于有時間享受退休生活了,才發現時代并沒有給他們留下太多位置。
于是,當忙于朋友聚會、商業洽談、談情說愛的中年人和少年人不再把KTV作為首選場所后,老年人成群結隊地走進了冬暖夏涼的包房,在KTV一首首經典老歌里,他們才能勉強辨認那已經模糊不清的青春。
2017年,在銀川市金鳳區鳳凰公園,一位大媽正在對著掛在樹上的電子屏幕縱情歌唱,公園儼然成了大媽和大叔們的KTV。K歌所需要的音響、麥克風以及專門用來播放音樂的電子屏幕等設備一應俱全。/ 視覺中國
但是只靠“一元場K”的營銷和風力強勁的空調,招攬來再多消費能力偏低的中老年人都無濟于事。那些大大小小設備老化、吊燈蒙塵的KTV,不知道還會不會想起幾年前那句傲慢的“嚴禁自帶酒水”?
當然,KTV正試圖通過尋求互聯網技術的介入來重新爭奪年輕人的娛樂時間。一排排迷你KTV出現在電影院和購物商場的門口,等待電影開場和逛街休息的間隙,收割年輕人最后一點碎片化的時間。歌唱已然失去了其異質性的啟蒙力量,而成為消費主義籠罩下的催眠曲。正如波德萊爾在《惡之花》中所寫“為了掙得糊口的面包,你應該像唱詩班的孩子,歌唱你從不相信的贊美詩篇”。
對于匆忙的當代人來說,呼朋引伴坐在KTV里,充滿儀式感地唱上一下午,已經變成一件遙遠、奢侈又缺少趣味的事情。偶爾哼唱幾句視頻軟件里的神曲也就夠了,反正到了明天又會有新的歌走紅。
KTV引領先鋒潮流的時代一去不返,當然,把頭埋進手機的我們,也早已不再是那個握著冰涼的麥克風,興沖沖地喊著“切歌”,一直唱到嗓子嘶啞的自己了。

芬香
芬香
芬香
 
 
[ 資訊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點擊排行
 
網站首頁 | 網站地圖 | 排名推廣 | 廣告服務 | 積分換禮 | 網站留言 | RSS訂閱
Powered by DESTOON
 
网赌回本秘诀 甜烧白网| 股吧| 洋参雪耳炖燕窝网| 中国国际人才开发中心| 姑苏美食网| 新疆新闻在线网| 素火腿网| 腐皮虾包网| 溜黄菜网| 银耳香菇鸡肉汤网| 校内网| 干煸四季豆网| 辣香味鲜豆豉网| 陈静健美网| 百万工作网| 老鸭淮杞汤网| 杞子桂圆海鱼汤网| 钢构英才网| 素炒腐球网| 珍珠南瓜网| 国际健美操联合会| 酱鸡网| 烤羊肉网| 银河网婚介交友中心| 荷包水鱼网| 泡泡网| 余姚论坛| 智联招聘| 纸黄金| 肯德基官方网站| 交友| 枸杞粥网| 豆苗炒鸡片网| 麻酱凤尾网| 外贸英才网| 百度知道| 金钱吐丝网| 明报| 核桃红米饭网| 西江网| 稚子社网|